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
  • 2470阅读
  • 3回复

[文/小说]夜莺三部曲之二(异常的CJ =_____________________,= )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4304
金钱
412
声望
246
贡献
28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  发表于: 2009-05-18
这个首发于JJ。。。然后用的笔名是没殿。。。啊哈哈。。。我太多笔名了哈。。。





一、
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渐渐冰凉的咖啡,瑛的思绪渐渐飘远。双眸透过无瑕的玻璃窗,不知望向何处,无神而飘渺,闪烁着淡淡的失望。

铃铃铃……

尖锐的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他的思绪。飞快看了眼上面的数字,按下了接听键。“什么事?”

“老板,有位先生坚持要见你。”

“把电话给他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苍老的中年男音,不用他开口问,对方就已经报上了姓名与目的:“我是晔的爸爸,我希望你能离开我儿子。”

“……这是您个人的想法,抑或是您的儿子让您来和我说呢?”

“晔不说是不想伤害你,毕竟,当初是他先招惹你的。但,距那件事已经三年了,这关系也就没必要继续下去了。”

“如果这是他的想法,那还麻烦您让他亲自和我说。但如果是这是您个人的想法,那我只能说声抱歉。抱歉,我还没有能主宰您儿子想法的能力。”

“你!”

“再见。”不想再多说些什么,瑛一手掐断电话,并且迅速的关了机。抬手看了看表,嘴角扬起苦涩的笑。

三点四十分。

离约定的时间晚了三个小时十分钟……

真是漫长的等待呢。

轻呷了口早已冷却的咖啡,酸涩的口感立即传遍口腔——本年度第一百七十九次,做人做到这份上,真是失败透了……

“服务员,买单。”

“先生,你不等了么?”

“不了,我等的人不会来了。”就算他继续等,坐到天黑再天亮,那人也不会来吧。“这个位置不用再为我留着了,我以后再也用不着了。”

是啊,早就不该留着了。现在才三月份,而他却已经放了自己一百七十九次鸽子,远是去年的两倍!

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,看着四周熟悉的景物,就算是闭上眼睛,也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。哪里有红灯,哪里需要等上些时候才能继续向前,全都了如指掌。

就像他现在走的这一条,左拐的话,通向繁荣的商业街。如果直走不停的话,等待他的,只会是没有前进方向的死胡同。

“小伙子,怎么一直站着,迷路了吧?”

睁开眼看着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边的中年妇人,瑛笑了笑。“算是吧。”

“看你的样子,不是住在这一带的吧?去商业街的话左拐,总之走哪条都可以。就是千万别直走,不然就碰到白走一遭的死胡同了。”

“难道,死胡同就只能是白走一遭吗?”

“这倒也不是,虽然是条死胡同,但沿途的风景也是蛮不错的。小伙子,你要是有时间就去看看,再说了,走到死胡同怕什么?大不了再退回来呗。”

“……就怕风景太美好,时间一长,忘了来时的路。”死胡同,他和晔的死胡同,他不舍得退回来,也不知道该怎么退。

但,走到这地步,一百七十九次鸽子,晔是真的已经开始厌倦他了吧。

——晔不说是不想伤害你!

——那件事都已经解决三年了,这种关系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!

是不是,真的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?晔……

“谢谢你,大妈,我走了。”

望着他远去的方向,大妈摇了摇头。“最近的年轻人都怎么了?一个个都神经兮兮的,说些莫名其妙的话。就这么一段路呢,还怕忘了不成。跟我家的小子一样,搞研究搞疯了!”

走到死胡同算什么?至少,还能退回来再走一次。就怕,忘记了来时的路。“晔,如果我忘了回来的路,你会在我身边吗?”

二、
夜,十一点五十分。

啪的一声打开灯照亮客厅,冰冷的湿气迎面扑来,让有几分醉意的瑛一下子清醒了不少。

脱下鞋子挂好外衣,他一下把自己丢在了沙发中。微眯着双眼盯着白色的天花板,面上满是疲惫。

什么时候起,这间房子变得如此的空旷,没有任何生气?冰凉的可怕,一个人独处,孤寂的可怕。

“你去哪里了?手机也关了。别跟我说你应酬客户去了,我打电话去你公司,他们说老板今天请假。真不知道,原来当老板也要请假哈。”擦着湿发,从主卧室出来的男子劈头盖脸一阵审讯。瞧他的样子,显然是刚洗完澡,衬衫的扣子也没有扣好就跑了出来。

“晔,你怎么回来了?”猛的坐直身子,瑛抬头看着晔——他不是要查找资料,为下一个论文做准备吗?

“怎么?我不能回来吗?”停住手中的活,晔眉梢微扬,语调也提高了不少。枉他那么赶,那么拼命早早把手头的工作做完,好早点回来陪他。

“怎么会?我高兴都来不及了,还没吃东西吧?我去给你做。”说完,也不等晔回应就埋进了厨房。

“瑛,你生气了?”尾随他进了厨房,晔从背后抱住他,闷声问道。他又不是故意放他鸽子,实在是要找的资料太多,而时间又太少……

但,三年以来都是这样过来的,当初决定一起的时候也知道会有这样的局面,他为什么又生气了?一直以来,都是这样的,不是吗?

“没有。”

“说谎!这么重的酒气。”

停下手中的动作,瑛沉默了好一阵子,才开口道:“晔,三年前为了写论文,你不惜和我交往同居,因为主题是……同性恋。而最好的资料,是亲身体验。但,如今三年都过去了,你的主题也不再是……”

“瑛!”一声低吼,晔一下打断瑛的话。松开交缠在对方腰间的双手,将人转过来面对自己。仰起头踮起脚尖,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中,送上一个热辣的激吻。

猝不及防被吻个正着,瑛先是一愣,转而夺回了主动权。

唇齿相依,鼻尖充斥的只有彼此的气息,熟悉得仿若自己的,却是久违的让两人心口泛疼——他有多久没吻他了?又有多久没见到他了?有多久没像现在这样了?

气喘吁吁的分开,晔将头抵在瑛的肩头,声调不稳地道:“瑛,相信我,等我,不准再有那种想法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现在,把火关掉,不要煮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晔?”

“混蛋!你是木头做的吗?刚才我们这样那样,你都没感觉吗?”大声的吼骂完,晔撇撇嘴,脸上还挂着一丝可疑的红潮。边擦着半湿的头发边往卧室走去,嘴里不断咕哝着,埋怨情人的不解风情。

“晔。”就算再傻,瑛也听出了晔的暗示。立马熄了炉火,追了上去,并带上了锁。

不到半晌,里面便传出阵阵暧昧、隐忍的粗喘,伴随着丝毫不掩饰的呻吟。

相濡以沫,恋人之间的抵死纠缠!

“瑛,明天去游乐场玩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“晔……”

“不要再来了!啊……混蛋!”

三、
提前半个小时来到游乐场,瑛迅速的看了看导航,思考着哪些会是晔喜欢,并适合他俩的。毕竟,游乐场早已不是他俩年龄的专利。

挑挑拣拣,最终还是选了几个危险度较低的游戏。当然,这只是他个人的决定,最后玩什么,还是得由晔做主。

调成震动模式的手机发出呜呜的声响,上面的号码分明就是那最熟悉的,每天自己的脑袋会自己自动复习的数字。是晔……

纤长的指尖在接听键上徘徊,迟迟不肯按下去。

要接吗?

接了之后是不是又是一句对不起?工作上出了临时意外突发事件,所以来不了了。找别的机会吧,一定腾出时间给自己……

不,晔可能是在来的路上了,只是一个招呼而已。或许,是晔已经到了,却找不到自己而已。

——瑛,明天去游乐场玩吧。

——我爱你。

他应该相信晔的,晔不会再丢下他的,晔爱他啊!

可是,为什么指尖在发颤……

“瑛,难道你已经不相信自己的恋人了吗?怎么可以……”

被自己心底的声音吓了一跳,瑛甩甩头,指尖轻轻一按。他疯了吗?他怎么可以怀疑晔呢?

晔不会的……

但,不会什么呢?

不要再想了!

“喂……”

“怎么这么久才接,可别告诉我你在外头偷吃。”

电话那头,传来晔愉悦的嗓音。似是被他朝气十足的声音感染,瑛不自觉的放松自己,任由那道光芒照亮自己心中的黑暗。

“怎么会?”

“最好是没有,不然我就掐死你。”半开着玩笑,晔转动着方向盘,晔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时间,继续道:“我大概再过三十分钟就到了,你现在就给我买票。例如什么云霄飞车,海盗船,空中飞舞……”

一连串报了一堆游戏名,个个都是危险度极高的游戏。瑛一阵无奈,不禁打趣道:“你到底是来玩游戏呢,还是来玩命啊?”

但,正如他先前所说,最终的决定权在晔手里。所以,就算他有一千个不愿意,还是妥协于晔的威逼利诱。

合上手机,瑛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。看了看时间,转身朝售票处走去。

而另一边,晔刚掐断通话,另一阵铃响随后而来。瞄了眼号码,皱了下眉头,转头继续开车。只是,对方的耐力永远比他好,拨了一通又一通。

“什么事,老爸,我赶时间。”

“你心里还有我这个老爸吗?一年也不见你回家几次,那个男人有什么好……”

“爸!如果你打这通电话只是为了教训儿子,我随你便,但请你不要扯上瑛。”

“你妈病倒了,现在在医院。”

“骗谁啊,她前些天还好好的。”晔想也不想的驳了回去,以为这是自己爸爸希望儿子回家,却碍于面子开不了口。

“你这个不孝子!你最好别来,我们就当没你这个儿子!”

耳蜗被吼的一阵刺痛,晔刚想开口说什么,却只听到嘟嘟的声响。低咒了几声,手指飞快的按出几个号码。“喂,小舅,我妈怎么了?”

“心脏病突发,这会儿在医院躺着呢。”

“什么?!我前些天还看到她好好的。你们在哪个医院,我马上过去。”

“前些天?还没醒呢你,你说去年的前些天我倒还有点相信。不是小舅说你,你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……”

“行了小舅,别训了。快告诉我在哪里。”

“你爸那老古董送的医,除了省立还会是哪里。赶快过来,把你那论文研究放一放,偶尔也要关心下家里的人。”

说了声知道,晔握紧手中的方向盘一转,调了个方向。此刻的他早已心急如焚,一下也没有了玩乐的心思。更别提是否还记得还有个人,一心等着他。

到了医院,立马去了柜台问了问,疾跑到病房。双眼触及那个苍白的面容,晔眼眶不禁一红。

老爸出奇的没有和自己对杠,只是别过头不再看自己。具体情况,还是小舅向他解释。院方已经找到合适的心脏了,由于库存同型血液不多,手术只得推迟。

“我O型的,我去捐血。”脱下外套,晔将它挂起,转身就要找医生。

“臭小子,O型血了不起啊?你妈是RH阴性血,你是吗?”没好气的自己的儿子一眼,晔爸爸板起脸。“总之血的事情你现在别管,跟我出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说完,也不等晔答应,便转身出了病房。

那我型我素的样子,让晔心下郁结,要不是顾虑现在在医院,早就冲上去理论一番了。

“我是你儿子,不是你孙子!什么烂脾气,也只有我妈才忍受得了你。”低骂着,晔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。看着在角落看漫画的小孩,不知是出于什么意义,柔声道。“小风,别跟你姑父学,以后小心找不到女朋友。”

“臭小子,不要教坏我儿子哈。还不跟过去,你也节制点,别把医院给掀了。”

嘁了一声,晔挪动脚步追上自己的老爸。

滴哩。

一声细微的响声,让房里的男人一愣,转而掏出口袋里的手机,看了看,并无反应。“我就说嘛,这年头谁还会给我传短讯。”双眼四处瞄了瞄,看到衣架上的白色大衣,不禁摇了摇头:这孩子真是,丢三落四的,以后该怎么独立啊。

起身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,果然是那声音的源头。打开看了看,泛着冷光的屏幕上显示着‘瑛’。

瑛……那个男人……的信息。

要看吗?

算了吧,晔有他的隐私权。

刚把手机放在桌上,尖锐的铃声立刻响起。犹豫了会儿,还是按下了接听键。说实话,他对这个掌握住自己侄子的心的男人,很……好奇。“喂。”

“……抱歉,我打错了。”顿了一会儿,瑛才开口道歉,不属于晔的声音让他以为是自己的失误。

“如果你找晔的话,那你没打错。”

“……我找晔,麻烦你。”这个男人……是谁?是晔的……谁?

“先不管这个,你是瑛吧?你就不好奇我是谁吗?”

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戏谑的笑声,瑛的脸色白了白,呼吸逐渐不稳。“我不想知道,麻烦你叫晔好吗?”

“呵呵,我看你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吧?”虽是这样说着,晔小舅却已是对自己的儿子打了个眼色,自己出了病房找那父子俩去。“你很怕哦?晔那么忙,一门的心思全拴在他的研究上。一个月也回不了几次家,见不上几面。随时放人几次鸽子,让人白等半天……还要担心他是不是变心了……”

“不要再说了!帮我叫他,就算真的是分手,我也只要他亲口说。”吼叫着打断对方的话,瑛痛苦的闭上眼。背脊靠着粗硬的墙壁,慢慢的滑坐在地上。

晔终究是要撇下他吗?自己一直害怕的日子,终于到了么?

身侧不知何时积了一滩殷红,甚至在不断的扩大。左手早已没有任何的知觉,却还不断涌出血液,将瑛仅剩的意识慢慢的剥离。

“他在跟他爸杠着呢,这种时候我不能打扰,否则就完了。而且你是晔他老爸的公敌,我可不想以后夹着尾巴做人。”看他姐夫那吹胡子瞪眼的神态,再看看那小侄子怒红双目的表情,上去就是找死!“不如我帮你按扬声器,你自己和他说。”

瑛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阵怒吼,那声音正是晔的爸爸。

“混小子,男人和男人,究竟想搞些什么?!因为这件事,你妈都躺进医院了,你还想连我也进医院是不是?!”

“哼,你这不是在医院了吗?我告诉你,要我和他分开,不可能!”

“你!你就非要和我对着干,是不是?儿子,你回头吧。为了写论文,你这样值得吗?同性恋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,你要写的主题也不再是那个了。这样继续下去,绑着他也绑着你自己,貌合神离有意思吗?”

“这你管不着。”难得的矮下自己的气焰,晔转过身子,背对着自己的老爸。自己为什么不反驳呢?只要反驳了,就能……

能怎样?老爸就能接受,不再阻止了吗?

但,就算是不能,自己也该反驳的啊,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肯开口?选择沉默,沉默,逃避……

难道,真的只是为了写论文吗?为了自己的利益,接近他,利用他对自己的牵挂,并且不惜出卖自己?真的是这样吗?

那些温柔,那些欢笑,都只是经过粉饰之后,才展现出来的吗?

就连不经意间露出的心疼,也是因为入戏过深?

只是这样吗?

——瑛,对不起,我今晚不回去了,教授又布置了新话题。

——瑛,我今天过不去了。难得一些大学时候同学聚在一起,我们决定去聚餐,不用等我了。

——瑛,对不起……

这么多的对不起,即使不是很赶,必须的事情,自己都推脱和瑛的约定。因为,自己一直搞不清自己的想法吗?自己一直不能接受,一直逃避吗?

不,不是这样!是因为……因为他和瑛还有好多时间,好多机会。将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,还怕找不到独处的机会吗?瑛是理解他的,他也没有用逃避自己的情感。他只是想早点完成工作,好剩下多些时间陪他而已。

好多的时间……好多……

可是,为什么工作完成之后,又有新的项目。如此循环着,永远也没有停下的时候……

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
反射性的抬头,晔盯着不远处打着哈哈的小舅,心里突然出现了不好的感觉。那手机,分明就是……“小舅,刚刚是谁打来了?”

“额,打错电话的,你也知道,这是常有的事。呵……呵呵。”僵硬的假笑着,晔小舅心虚不已,他怎么会知道那家伙会突然挂掉,让自己暴露。

黑着脸抢过手机,查看着通话记录。那组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数字,深深刺痛双眼。“他全听到了?”

“也不是,就一小部分而已。”

“算了,我去电话局查。”

“也就是从躺进医院那段开始,其他的保证一句都没听到。”

足够了,只他最后的沉默,就足够了。足够那人胡思乱想;足够那人将自己打入死牢;足够让那人本来就不安的心,永远的入土为安。

“对不起,您拨下用户正在通话中,请稍后再拨。 The number you……”不断的重播,却始终都没有人回应。

自己明明都感觉到了,为什么还是一次次的撇下他。为什么自己可以那么理直气壮的,让他等自己,相信自己,给自己时间。

为什么?

深深的叹了口气,晔合上了手机,颤抖着嗓音道:“老爸,有时候太亲密,反而会忽视他。总是自以为是,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。不过,今后不会了。对不起,在我心里,瑛的分量比你的重。因为你有妈妈陪你,而瑛,他什么都没有,却一直在付出。”

只是,他还能找回瑛吗?

只属于他,包容他的瑛吗?

怕是不行了吧……

瑛……不想失去你……不要失去你!不要对我绝望,求你……

握紧微微发热的机身,瑛闭紧双眼,极力控制着眼角的湿润。左臂传来麻痹的刺痛,撑着最后一丝的清醒,他按下一组数字……

“小宁,我不小心刮伤出血了,现在在逸乐……”

四、
街旁的路灯散发着清冷的光芒,笼罩着淡黄色的光圈,一抹抹萧索的孤寂之色。

倾靠在冰冷的灯柱上,晔不住的喘气,忍不住的哆嗦。三月的空气虽然开始回温,夜里却难免又冰冷下来。浑身上下,再也找不到一处温暖的地方,甚至连嘴唇都被冻的发紫。

瑛不在家里,不在那家咖啡店,更不在公司。只要能想到的地方,全都失去了他的踪影,他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
到今天才知道,原来自己对瑛是那么的过分,一点也不理解他。自己总是有意无意的拒绝他,将两人之间的差距拉得更大,到无法跨越的地步。放任他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房子,没日没夜的等自己……

“瑛,不要放弃我,不准绝望!求求你……”蜷缩起身子,晔颤抖着嗓音,一阵哽噎。泪,自眼角留下打湿大片地面。

紧握在手中的手机一阵震动,几乎是反射性的放到耳边。“瑛!”

“……是我。”

“小舅啊,有事吗?”擦干泪水,晔吸了吸鼻头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。

“来医院一趟吧,你妈要进手术室了。”

“小舅,我……我,我该怎么办?我找不到他,他就这样离开我的世界了。我不想,真的不想再为任何理由撇下他,即使他已经对我失望透了……”

“决定权在你,但是,小舅建议你回来。找人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,更何况是一个刻意躲起来的人。”

“……”妈,对不起……

“嘟嘟嘟……”

挂上断线的手机,晔小舅深吸了口气,转过身子对着众人笑了笑。“宁先生,不用等了,可以开始了。”

小宁冷冷一笑,拿起桌上的捐血表格,飞快的填上所有的空格,唯独空下了签名一栏。移动步伐走到躺在隔壁病床,面无血色浑身都插满软管的男子身边。“老板,你还能动吗?”

挣扎着睁开双眼却是徒劳,瑛只能抬了抬手,示意按手印就可以了。

明白了他的意思,小宁填上瑛的名字,抓着对方还留着血的指头,往纸上一按。“老板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你会好好的的。”

“晔……”永别了……

看了看表格,医生扶了扶镜架,与其他的人点了点头,一群医护人员就将两架病床一前一后推进手术室。

“能问一下,他叫什么名字吗?”望着在亮着手术中的门前徘徊的青年,晔小舅问道。

“黎瑛。”斜睨了他一眼,小宁淡淡开口。

“坐下来等吧……”

“你闭嘴!你懂什么?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,老板会死的!你知不知道老板他不能流血,否则就止不住了!你居然还说这些风凉话,你跟你那侄子一样,你们全家都跟那小子一样,冷血!呼……呼……”最后一丝隐忍终于爆发,小宁发泄完后,将头别向一边,双眼逐渐发红:老板,你何必为那小子走到今天的地步……

侄子,晔?

——你跟你那侄子一样,你们全家都跟那小子一样,冷血!

——老板会死的!你知不知道老板他不能流血,否则就止不住了!

——黎瑛。

瑛?

瞪大了双眼,晔小舅一脸不敢置信。那个虚弱的就像立刻要死掉的人,居然是……瑛?

怎么可能?

瑛要死了?

那,晔怎么办?

晔他……

——老爸,对不起,在我心里,瑛的分量比你的重。

——瑛,他什么都没有,却一直在付出。

——小舅,我该怎么办?我找不到他,他就这样离开我的世界了。

——我不想,真的不想再为任何理由撇下他,即使他已经对我失望透了……

插在口袋里的手紧握着手机,紧了一会,却又松开了去……

他该告诉晔吗?

晔现在那么拼命的找瑛,他能接受自己要找的人,现在在手术台上,凶多吉少的消息吗?

一旦流血,就只能等血流干,否则永远都止不住……

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,望着那依然亮着的红灯,晔小舅慢慢的软下身子。掏出手机,拨出号码。

晔有权利知道,他等待的,寻找的是什么。

即使,结局是泪流满面……

“对不起,您拨下的用户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。The number you……”

嗒……

“你们谁是颜微的家属?”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从里头出来,摘开口罩问道。

“我是。”

“手术很成功,接下来留院观察几天,如果没有不良反应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。”飞快的说着,医生手中也没有停下,刷刷的在纸上写着什么。“至于另一个病人,他失血过多,而且又患有血友病,其他的医生们这会儿在努力的抢救了。你们谁是他的家属?”

小宁刚想接口,却被另一道更宏亮的声音盖过。

“我是!”扶着墙壁粗喘着气,无论是衬衫还是头发都凌乱不堪,男子坚定的喊着,慢慢的走来。“我是瑛的家属。”

“那请做好心理准备。”睨了他一眼,医生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“瑛不会死的,他不会丢下我的!不会的!”说完,晔一下越过众人,往手术室里冲。

“先生,你不能进手术室!”刚进到里面,护士小姐赶紧出来阻止,奋力说服他。

“哼,怎么?怕我看见裸体病人么?他什么样子我没看过?我看你们医院就是黑心医院,连病人都治不好。什么狗屁心里准备,我他妈在他挂我电话的时候就准备好了。大不了回家任他处置,有本事他就让我几天几夜下不了床啊,他现在躲在里面,什么都不听我的解释,算什么?!黎瑛,你给我出来,你现在这样,你在折磨谁?你凭什么受了委屈还一声不吭,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?你不说,我怎么知道你究竟怎么想?老子什么都给了你,你现在直挺挺的躺在那里,算什么?你他妈的给我起来,我要你给我负责!你死了,我找谁去挖掘灵感?你死了,我拿什么当我前进的动力?你死了,剩下我一个人,你要我怎么办?殉情吗?我告诉你,你想都别想!我才不会为了你去当傻子!你给我起来,起来啊,瑛。求求你,不要丢下我。瑛,你出来吧,我们回家好不好?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?你不是一直不安吗?只要你起来,我就辞去工作,我再也不写论文了,只要你醒过来,瑛……瑛……不要放弃我,不要丢下我!瑛……”

跪倒在地上,晔一句接着一句,已经失去了理智的他,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着什么。他只知道,如果什么都不说,瑛就真的永远丢下他了。

当他冷了,没人会抱着他,让他取暖。当他饿了,没人会义不容辞的下厨,直到喂饱他为止。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,没有人会双眼发亮的傻笑着。

每天守着空房子,想着瑛的种种,往昔的美好,直到把自己逼得疯掉。

“瑛,不要,我爱你啊瑛!呜呜……”泪水,似是流不完,在地面积出一片水洼。

滴……滴……滴……

手术室中,心率显示仪器传出阵阵有规律的声响,明晃晃的灯光打在惨白的脸上,模糊的勾勒出男子的轮廓。

微颤着的睫毛,嘴唇微微的一阵蠕动,却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。一滴晶莹的泪水自眼角滑落。在灯光的照射下,反射出一阵流光溢彩。

晔……爱你……

五、
——晔,你是我最自豪的学生,你这就有放弃你的研究了吗?

——对不起,教授。

——那你以后想怎么办?

——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,就是等他醒来,让他养我一辈子!

所以,快点醒来吧,我的爱。

拧干毛巾,晔仔细擦拭着依然在昏迷当中的瑛。距离心魂俱裂的那天已经一个多月,幸运的是瑛没有真正的丢下自己。虽然还是没有舒醒的迹象,但,总算是没有了生命危险。

这张脸,还是没有多少的血色,那般的惨白的可怕。

“黎瑛,你真是他妈的有病,明明自己都快活不成了,还要充当什么大善人。现在好了,连我爸都被你感动了,天天鞭策着我来给你当奴隶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现在是怎样啊,风水轮流转是不是?总有一天会转回来的,到那时候,你就死……完蛋了。”特意的避开死字,晔眨了眨眼,忍下就要脱框的泪水。“你还在生气吗?瑛,对不起瑛,不要再生气了。你快点醒来好不好?没有你在,家里空空荡荡,什么都是冰冷的。你养的那缸鱼,像是和我做对似的,我拿蛋糕喂它们,它们都不领情。后来,我就拿你平时喂的鱼食给他们。谁知道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它们一个个都动也不动浮在水面上。我以为他们是中毒了,就打电话问医生。可是医生说那根本不是什么中毒了,而是活活被我撑死的。我很笨是不是,连喂鱼这点小事都不会,你一定偷偷的笑我吧。”

“……”晔……

“瑛,瑛,你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?不要不理我,是我不好,没有早点看到你发的短信息。让你一个人流血,害怕。瑛……”

“晔……不要哭……”挣扎的抬起手,瑛沙哑着嗓音,眼角带着虚弱的笑。

“瑛……你……混蛋!”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吗?睡这么久才醒,不知道我流了很多眼泪吗?你现在是在笑什么,我变得这种样子究竟是谁的错?!

急切的缠上那淡粉色的唇瓣,辗转舔吮,任泪水决堤,交缠出苦涩却意味着喜悦的气息。轻柔的动作,对待珍宝般的膜拜,没有丝毫情色的欲望,只是失而复得的心有余悸。

仅此而已……

结束绵长的一吻,晔擦干泪水,站起身子。“我去帮你叫医生。”

“晔……”

“闭嘴,给我乖乖的等着!”

“嗯。”

“不准闭眼!再闭我就掐死你!”

“……”

“瑛,不要睡了,你已经睡得够久了。不准再闭上眼了,不要丢下我一个人,我……好怕……”

“晔,对不起……”

“求你不要再睡了……我真的……”承受不住。

“……晔,我没事了,真的没事了,真的。”

“咳……我去找医生。”清了清嗓子,晔别开双眼,迈开步伐离开病房。抬起手臂胡乱擦掉泪痕,吸了吸鼻头。消除一切软弱又丢脸的证据。

混蛋,他就非要把他逼到流泪才高兴吗?!

明明是那么的丢脸的举动,为什么自己却笑得那么开心,嘴角根本就不受控制的上扬?

“南宫晔,你他妈的真是疯了!”

可是,真的好幸福,好幸福,好幸福,好幸福……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

那一年....幻血剑出....锦衣侠少....独立雪中笑

发帖
4304
金钱
412
声望
246
贡献
28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2009-05-18
无良的占掉SF。。。我有才的回归了~~~~~~~~~~~

那一年....幻血剑出....锦衣侠少....独立雪中笑
发帖
7
金钱
7
声望
3
贡献
0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2009-05-20
— (淚夜の瞳) 无意义话语。。。请在三天内修改 (2009-05-24 02:50) —

哇哇哇哇
好棒哦
厉害.......
[ 此帖被21458609在2009-05-25 15:36重新编辑 ]

发帖
870
金钱
2502
声望
49
贡献
184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2009-05-20
支持……开头异常地直接啊~




灰鹰三部曲才CJ
(冷笑话……)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 
上一个 下一个